結束只是表面,
思念的重量卻是如此無法負荷,
典當記憶應該是不錯的選擇,
但失去某段記憶後自己可能也不再是原來的自己,…(人真複雜)

佐藤先生:「你有沒有砂糖?咖啡很苦」(?)

創作者介紹

Coolfeather

Cool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