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朋友借我一本米勒、柯洛與巴比松畫派的書有一段時間了

但我總是僅翻著閱覽著那一幅幅年代久遠的名家畫作

無法靜心,好好的將文字咀嚼進去。

一直到那天...

入夜9點半

.............................終於,在我花了3個半小時的排隊,

踏進了史博館


這刻的我在進去史博館時,已經興奮不已。

那時排隊的隊伍還要等館內凹折三排的隊伍...

而在那的我,是從黑暗到光明的我

黑暗時,一堆排隊的人,回程的路人..

從一切黑漆漆的荷花池畔,微亮的夜燈僅能讓我看進周遭的陰影

其實早從踏進植物園時,我就覺得自己進到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這讓我引起了一股很想拍照的玩興

可惜一路怎麼拍下來,都是黑漆漆的

只恨身旁沒有相機,僅只能擁有照相手機的陪伴

不管是在路燈旁或是遠處的街頭霓光閃爍

黑暗的當下無法清晰的將一路的排隊人潮與植物園裡

花草池畔魚兒間的生命紀念下來。

一直到現在的荷花池一路排到植物園外

從來不曉原來看畫展可以像看流星時一樣的不畏黑。


因此,當我在那漫長的等待進入史博館後當然有如重建光明的喜悅

我在一般人入睡時賞畫,最認真的一次賞畫,欣賞百年前的作品

雖然我沒有認真的學過美術這門藝術

但從畫裡欣賞畫者當時的光線投射,判別取景方向..

細膩不分遠近的刻畫。

一幅幅的作品盡讓我有如回到當時的地方

從畫裡感受到作者對作畫時觀察的細微所感動。

畫如詩,畫如歌。

我想也如此專注的觀望這個世界。




一直到閉幕前20分鐘才捨得離開,其實是不捨的,

尤其最後看的展區都是大幅的作品。

好在,該看得幾乎都有看到

包含被隔離保護最好的「拾穗」與「晚禱」有得以近距離的觀看與欣賞

我想,我最愛的作品是米勒的「紡紗女,奧弗涅的牧羊女」和「春天」吧

這不是書裡或影片裡的畫可以比擬的。

雖然看到差點無法回家...

卻一點也無法後悔擁有這次從興奮到屏息到最後緊張的經驗

我想這是實際欣賞到畫品時才能感受到的喜悅,

它是無法用繪圖本就能滿足我的。

創作者介紹

Coolfeather

Cool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unflowersere
  • 等待了漫長的3個小時,才能入場,雖然我同事說我瘋了,值得的。唯一想抱怨的是展場太爛了= =不過通常填寫意見表也沒有多大效用,唉~
  • 嗯~會場的導覽器也有點大聲:)
    如果以後可以在世貿辦畫展就太好啦
    可是這好像有點難,呵呵

    Coolfeather 於 2008/09/08 00:17 回覆